•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wǎng) > 黨史故事
    【黨史縱橫】“黨的力量來(lái)自組織”——李大釗與中國共產(chǎn)黨組織的創(chuàng )建
    發(fā)表時(shí)間:2023-10-26 來(lái)源:黨建網(wǎng)

    “黨的力量來(lái)自組織”

    ——李大釗與中國共產(chǎn)黨組織的創(chuàng )建

    安雅琴

     

      今年是李大釗同志誕辰134周年。作為中國共產(chǎn)主義運動(dòng)的先驅、中國共產(chǎn)黨的主要創(chuàng )始人之一,李大釗一生的奮斗歷程同中國共產(chǎn)黨創(chuàng )建的歷史緊密相連。知所從來(lái),方明所往。今天,再次探討李大釗與中國共產(chǎn)黨組織的創(chuàng )建,對我們進(jìn)一步認識“黨的力量來(lái)自組織”這一科學(xué)命題有重要的現實(shí)意義。

     

      “研究會(huì )”是重要的起點(diǎn)

      1920年,李大釗在北京大學(xué)先后成立馬克思學(xué)說(shuō)研究會(huì )和社會(huì )主義研究會(huì )。研究會(huì )誕生于“問(wèn)題”與“主義”的論爭和關(guān)于社會(huì )主義問(wèn)題討論的背景之下,在這兩次討論中,李大釗明確指出“問(wèn)題”與“主義”有“不能十分分離的關(guān)系”,必須有一個(gè)“根本解決”,才有把“具體問(wèn)題”都解決了的希望,強調將來(lái)是必將進(jìn)入社會(huì )主義的,“這是最終而且必須達到的目的”,但“究竟采取怎樣的手段才好”,李大釗尚未有明確的認識,所以試圖依托研究會(huì )從學(xué)理上對社會(huì )主義、馬克思主義進(jìn)行研究,進(jìn)而在實(shí)踐中找到解決中國實(shí)際問(wèn)題的具體方法。在此背景下成立的研究會(huì ),其本身是帶有學(xué)理與實(shí)踐的雙重使命,這就為廣大知識分子在反復比較推求中選擇馬克思主義、確立共產(chǎn)主義的信仰做了必要的準備。在人員上,研究會(huì )發(fā)展了一批對馬克思主義有研究興味和對社會(huì )主義有信仰的會(huì )員,這些會(huì )員在之后多數發(fā)展成為團員、黨員,這就為進(jìn)一步發(fā)展黨的早期組織、建立全國性的政黨做了鋪墊。兩個(gè)研究會(huì )從其刊發(fā)的啟事、通告來(lái)看,是“分工互助的共學(xué)組織”,但又明確以馬克思主義、社會(huì )主義為研究對象,且在人員組織上與北京早期黨、團組織有密切的關(guān)系,所以與一般意義上的學(xué)術(shù)社團相比,有重要的組織史上的意義。

     

      “青年團”要做好組織訓練

      1920年10月,李大釗、張申府、張國燾三人發(fā)起成立了北京共產(chǎn)黨早期組織,隨后李大釗就著(zhù)手籌備成立北京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北京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對組織的結構、組織的方式等都做了初步的探索。第一,組織需要有明確的經(jīng)費用于公共用途。在北洋政府密探的報告中就曾記錄了北京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為何孟雄赴俄參加國際少年共產(chǎn)黨大會(huì )而籌措經(jīng)費;在北京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第五次大會(huì )上,劉仁靜作為會(huì )計也報告了青年團的收支情況。第二,組織需要設立常設機構,且需明確分工。第四次大會(huì )通過(guò)表決設立了團機關(guān)“事務(wù)所”,同時(shí)將原有的四股制及委員制,改為執行委員會(huì ),設委員十一人并各領(lǐng)分工。第三,事務(wù)決策要經(jīng)民主討論,且需少數服從多數。如選赴“世界少年共產(chǎn)黨大會(huì )”代表,即是通過(guò)“投票的方式”進(jìn)行了推選;設立“事務(wù)所”等提案也是“隨付表決,多數贊成”后方得以實(shí)施。第四,舉辦定期會(huì )議,做好會(huì )議記錄,落實(shí)會(huì )議決議。第四次大會(huì )上決議執行委員會(huì )每星期集議一次,大會(huì )每月召開(kāi)一次。在落實(shí)會(huì )議決議上,第四次大會(huì )提出的事項在第五次大會(huì )上匯報了辦理情況。北京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的組織發(fā)展、訓練為黨組織的建立、發(fā)展做了必要的準備。

     

      “共產(chǎn)黨”的組織務(wù)必“強固精密”

      1920年11月,在北京共產(chǎn)黨早期組織的基礎上,正式成立了中國共產(chǎn)黨北京支部,李大釗被推選為書(shū)記。與研究會(huì )和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相比,北京支部是政黨組織,有明確的黨綱,同時(shí)在黨綱中規定了“共產(chǎn)黨原則”和“共產(chǎn)黨目的”,確定了無(wú)產(chǎn)階級政黨的性質(zhì)。在建黨思路上,出于對近代政黨政治的反思,李大釗指出“中國徹底的大改革”的依托、“為人民謀福利”的大團體,只能是“平民勞動(dòng)家的政黨”,建立一個(gè)“強固精密的組織”以謀求革命的事業(yè)是大為必要且迫切的。在建黨實(shí)踐上,李大釗強調黨組織的發(fā)展離不開(kāi)群眾團體組織的發(fā)展,主要體現在三項工作上。一是推進(jìn)北方各地黨團組織的建立。如在北京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成立的同月,即派張太雷在天津籌備和組織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高君宇、王盡美也在李大釗的指導下分別在太原、濟南建立黨團組織。二是推動(dòng)工會(huì )組織的建立。北京共產(chǎn)黨支部通過(guò)辦刊、建立勞動(dòng)補習學(xué)校等方式,接近群眾、組織工會(huì )。1921年五一勞動(dòng)節的集會(huì )即是在北京共產(chǎn)黨支部的組織下進(jìn)行的,北京長(cháng)辛店一千余名工人參加,天津、保定的工人代表也參加了此次活動(dòng),這充分體現了北京共產(chǎn)黨支部的組織和動(dòng)員能力。三是引導進(jìn)步學(xué)生團體。如指導覺(jué)悟社、曙光社、少年中國學(xué)會(huì )等五個(gè)進(jìn)步學(xué)生團體進(jìn)行“大聯(lián)合”,引導學(xué)生謀求一種主義、一種信仰,共謀社會(huì )的改造。在李大釗的影響下,進(jìn)步青年開(kāi)始轉向馬克思主義,其中骨干力量如周恩來(lái)等也加入了中國共產(chǎn)黨。

      綜上,李大釗在與中國共產(chǎn)黨的創(chuàng )建上,搭建起了“會(huì )—團—黨”的組織模型,在全國具有一定的樣本意義,各地黨的早期組織也多依此進(jìn)行。包惠僧曾回憶:“當時(shí)各地的情況都差不多,先組織黨接著(zhù)就組織馬克思主義學(xué)說(shuō)研究會(huì )及社會(huì )主義青年團,‘會(huì )’與‘團’是黨的事業(yè)機構,就是用一套人馬搞三個(gè)方面的活動(dòng)……”從人員和活動(dòng)上來(lái)講,黨團多有重合,但從組織建設來(lái)看,李大釗創(chuàng )設的“會(huì )—團—黨”的組織模型,三者既各有分工又能集聚形成合力,既為中國共產(chǎn)黨的創(chuàng )建進(jìn)行了組織訓練,又增強了組織基礎,是中國共產(chǎn)黨人獨立建黨探索的開(kāi)始。

     ?。ㄗ髡呦堤旖蚴兄袊厣鐣?huì )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市委黨?;匮芯繂T、北京大學(xué)博雅博士后)  

    網(wǎng)站編輯:王寒
    黨建網(wǎng)出品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