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wǎng) > 黨史故事
    “贛南三整”中的紀律建設
    發(fā)表時(shí)間:2024-07-15 來(lái)源:中國組織人事報

      “南昌起義部隊南下潮汕失敗,朱德同志所部孤立無(wú)援,他挺身而出,穩住軍心,斬釘截鐵地說(shuō),黑暗是暫時(shí)的,要革命的跟我走,最后勝利一定是我們的?!边@是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紀念朱德同志誕辰130周年座談會(huì )上的一段講話(huà),生動(dòng)再現了朱德領(lǐng)導開(kāi)展“贛南三整”的歷史畫(huà)面。1927年,在南昌起義部隊南下遭遇失利的關(guān)鍵時(shí)刻,為了保存和鞏固革命火種,朱德以大無(wú)畏的英雄氣概,擔當起歷史重任,適時(shí)地對部隊進(jìn)行了三次整頓,把隊伍帶出險境。歷史證明,“贛南三整”意義重大,影響深遠,在建軍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其經(jīng)驗和做法對黨紀學(xué)習教育亦有啟發(fā)和借鑒意義。

     

      “贛南三整”的主要做法

      用堅定的理想信念整頓隊伍,精神更加振奮。1927年10月下旬,朱德、陳毅率領(lǐng)南昌起義軍余部進(jìn)入贛南。此時(shí),部隊正面臨著(zhù)嚴峻考驗,不僅同上級與地方黨組織完全失去了聯(lián)系,四面受敵,將士也饑寒交迫,思想混亂,士氣低落,不少官兵相繼離隊,整支隊伍存在頃刻瓦解的風(fēng)險。在危難關(guān)頭,朱德沉著(zhù)鎮定地在安遠縣天心圩對部隊進(jìn)行了初步整頓。

      在整頓大會(huì )上,朱德發(fā)表了一篇激動(dòng)人心的講話(huà)。他坦然面對起義失利的事實(shí),以誠懇而和藹的態(tài)度,說(shuō)出了一番一字千鈞、力挽狂瀾的話(huà):“大家知道,大革命是失敗了,我們的起義軍也失敗了!但是,我們還要革命的。同志們!要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強?!闭f(shuō)到這里,朱德略頓一下,雙目如電,環(huán)顧四周,只見(jiàn)在座的將士無(wú)不痛苦地低著(zhù)頭,寂靜一片。見(jiàn)狀,他提高了嗓門(mén),接著(zhù)說(shuō)道:“一九二七年的中國革命,好比一九〇五年的俄國革命。中國革命現在失敗了,也是黑暗的,但黑暗也是暫時(shí)的。中國也會(huì )有一個(gè)‘一九一七年’的。只要能保存實(shí)力,革命就有辦法,你們,應該相信這一點(diǎn)!”

      “我們該怎么辦?”有人低聲發(fā)問(wèn)。

      朱德望了望發(fā)問(wèn)的人,認真答道:“打游擊呀!我們一定要跟農民運動(dòng)結合起來(lái),找個(gè)地方站住腳,然后就能發(fā)展?!?/p>

      “站不住腳呦,反革命天天跟在屁股后面追……”臺下又傳來(lái)質(zhì)疑聲。

      “他們總有一天不追的。這些軍閥是協(xié)調不起來(lái)的。等他們自己打起來(lái),就顧不上追我們了,我們就可以發(fā)展了?!?/p>

      言語(yǔ)間,解答了疑惑,提振了士氣,激發(fā)了斗志。

      朱德還把堅定的信念帶入行軍打仗中,與士兵們一樣穿灰色土布軍裝,一起吃大鍋飯,“見(jiàn)人就談,談革命前途,談繼續革命的方法”。他的講話(huà),士兵愛(ài)聽(tīng);他的堅定執著(zhù),使大家深受鼓舞。

      天心圩整頓,是南昌起義軍余部轉戰途中的一個(gè)轉折點(diǎn),是“贛南三整”的開(kāi)端,統一了思想認識,振奮了革命精神,扭轉了隊伍中先前存在的思想混亂、人心渙散的不利局面。在這次整頓中,盡管有300多名意志不堅定的軍官和士兵相繼離隊,但留下來(lái)的將士卻越發(fā)堅定,并逐漸成長(cháng)為人民軍隊的重要骨干力量,保存了革命的火種。

      用堅強的革命組織整編隊伍,指揮更加順暢。南昌起義揭開(kāi)了黨獨立領(lǐng)導武裝斗爭和創(chuàng )建革命軍隊的序幕,但是,此時(shí)的隊伍里,只有領(lǐng)導機關(guān)和軍官中有少量黨員,在士兵中,除個(gè)別連排外,大多沒(méi)有黨員與團員的身影,黨的工作也難以深入基層。此外,部隊還保留著(zhù)起義時(shí)的編制,不同軍、師、團的官兵混在一起,“有時(shí)傳令兵只好拿著(zhù)命令站到岔路口,看到個(gè)排長(cháng),把命令給他看看;看到個(gè)班長(cháng),也給他看看”,嚴重影響了部隊的戰斗力和執行力。

      1927年10月底,朱德帶領(lǐng)隊伍來(lái)到贛粵邊境的大庾(今大余)地區。正如朱德所預料,此時(shí)的國民黨新軍閥各派之間矛盾重重,忙于互相爭斗,根本無(wú)暇顧及追擊南昌起義軍余部。朱德與陳毅研究后,決定利用這個(gè)間隙,對部隊進(jìn)行正式的整頓和整編。

      這次整頓整編采取了兩項舉措。一是整頓黨、團組織,加強黨對部隊的全面領(lǐng)導。陳毅主持,重新登記了黨、團員信息,調整了黨、團組織架構,成立起黨支部,選派優(yōu)秀黨員前往各連隊擔任指導員。二是調整編制,把部隊改編為一個(gè)縱隊,下轄7個(gè)步兵連、1個(gè)迫擊炮連和1個(gè)重機關(guān)槍連,為了隱蔽,部隊決定采用“國民革命軍第五縱隊”番號,朱德任縱隊司令,陳毅任指導員,王爾琢任參謀長(cháng)。

      隨著(zhù)兩項舉措的落地,黨組織在基層連隊的力量顯著(zhù)增強,編制更加精干,指揮更加順暢,行動(dòng)更加統一,“人們不再是愁眉苦臉了,議論聲,談笑聲,常常在部隊中回響,初步顯示了政治工作的強大威力”。面對“涅槃重生”的隊伍,朱德豪情滿(mǎn)懷地說(shuō):“我們的隊伍經(jīng)過(guò)千錘百煉,現在已經(jīng)成為一支堅不可摧的鋼鐵部隊?!?/p>

      用堅決的革命紀律整訓隊伍,紀律更加嚴明。1927年10月25日,南昌起義軍余部攻占信豐縣城。部隊進(jìn)城的第二天,朱德、陳毅等人正在開(kāi)會(huì ),中共信豐特區委派人前來(lái)報告說(shuō),有的士兵鉆進(jìn)餐館里大吃大喝,吃完后把嘴一抹就走了;有的故意掏出手榴彈,把引信扯出,往當鋪的柜臺上一放,威脅老板給東西;有的甚至跑進(jìn)布店把布搶到街上,以每匹兩塊銀圓的價(jià)格賣(mài)給老百姓……

      朱德、陳毅知道后大為震怒,決定將這些事作為典型,緊急集合部隊,離開(kāi)縣城開(kāi)展紀律教育。在縣城附近的一個(gè)山坳里,部隊臨時(shí)召開(kāi)了全體大會(huì )。開(kāi)始時(shí),許多不明就里的官兵面面相覷,互相探詢(xún),隊伍顯得有些凌亂。陳毅見(jiàn)狀果斷地站上一個(gè)小山坡,高聲集合隊伍道:“面向我,列隊集會(huì )!”聽(tīng)到號令后,朱德第一個(gè)跑到陳毅指定的地方,以標準的軍人姿勢筆挺地站立著(zhù)。在朱德的帶領(lǐng)和示范下,隊伍迅速集合完畢。

      少頃,陳毅嚴肅地向大家通報了部分官兵的違紀情況,并宣布要執行嚴肅的革命紀律:“這哪里像革命軍隊,簡(jiǎn)直像土匪一樣了!”“我們是共產(chǎn)黨的隊伍,沒(méi)有紀律是不能生存的?!苯又?zhù),朱德態(tài)度鮮明地表示:“我完全贊成陳毅同志對這次哄搶事件的處理。在革命紀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果我朱德有一天違反革命紀律,不論誰(shuí)都可以拿我是問(wèn)!”

      訓話(huà)結束后,嚴重破壞紀律并煽動(dòng)逃跑的3名士兵被立即執行槍決,收繳上來(lái)的違紀品則由中共信豐特區委派人送歸原主。

      經(jīng)過(guò)此次紀律教育,南昌起義軍余部的紀律意識有了明顯提升。部隊于11月上旬抵達崇義縣上堡、文英一帶山區后,再次接受整訓——規定募款和繳獲全部歸公,只有沒(méi)收委員會(huì )才有權沒(méi)收財物。自此,隊伍有了鐵的紀律,逐漸形成強大的向心力與戰斗力。

      “贛南三整”時(shí)間很短,只有20天左右;但其意義深遠,為黨加強政治建設與紀律建設探索出一條有益路徑。整頓后,部隊的信仰堅定起來(lái),政治素質(zhì)和軍事素質(zhì)大大提高,從而在兩個(gè)月后能夠再舉義旗,發(fā)動(dòng)湘南暴動(dòng),直至會(huì )師井岡山,創(chuàng )造出嶄新的革命局面。

     

      歷史啟示

      歷史證明,在人民軍隊誕生僅兩個(gè)多月后進(jìn)行的“贛南三整”影響深遠,對新時(shí)代新征程加強黨的政治建設與紀律建設具有諸多啟發(fā)。

      面臨的形勢越復雜,肩負的任務(wù)越艱巨,就越需要堅持黨的領(lǐng)導,加強黨性修養,強化理論武裝。天心圩整頓時(shí),陳毅在臺下聆聽(tīng)完朱德豪情萬(wàn)丈的講話(huà)后發(fā)出感嘆:“朱總司令在最黑暗的日子里,在群眾情緒低到零度,灰心喪氣的時(shí)候,指出了光明的前途,增加群眾的革命信念,這是總司令的偉大。沒(méi)有馬列主義的遠見(jiàn),是不可能的?!?0年后,解放軍政治學(xué)院副教育長(cháng)與朱德談起整頓往事,朱德將成績(jì)歸功于集體,并直言:“在當時(shí)的情況下,需要用馬克思列寧主義來(lái)分析革命形勢,指出革命是有前途,有出路的,只有這樣,才能堅定大家的革命意志?!?/p>

      面臨的形勢越復雜,肩負的任務(wù)越艱巨,就越需要加強黨的紀律建設、強化紀律執行。新中國成立后,朱德曾指出:“如果黨內沒(méi)有紀律,或者不堅持執行黨內紀律,那我們的黨就會(huì )成為一盤(pán)散沙,也就無(wú)法率領(lǐng)千百萬(wàn)群眾去進(jìn)行勝利的斗爭,取得象(像)今天這樣巨大規模的勝利?!?/p>

      面臨的形勢越復雜,肩負的任務(wù)越艱巨,就越需要黨員干部帶頭遵規守紀,發(fā)揮示范作用。1943年,朱德在談及練兵及帶兵問(wèn)題時(shí)曾說(shuō):“遵守紀律也要靠干部以身作則?!痹凇摆M南三整”過(guò)程中,不論是帶頭沖鋒陷陣,還是與將士同吃同睡同戰斗;不論是部隊集合時(shí)第一個(gè)聽(tīng)從號令,還是喊出“我朱德有一天違反革命紀律,不論誰(shuí)都可以拿我是問(wèn)”的鏗鏘話(huà)語(yǔ),朱德始終身先士卒,以上率下,詮釋了“上下同欲者勝”的真諦。

     ?。ㄕ幾浴饵h建》2024年第6期 張東明/文)

    網(wǎng)站編輯:白夢(mèng)潔
    黨建網(wǎng)出品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