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wǎng) > 文化大觀(guān)
    象山先生的教學(xué)之道
    發(fā)表時(shí)間:2023-06-16 來(lái)源:學(xué)習時(shí)報

      陸九淵(1139年—1193年),南宋時(shí)期哲學(xué)家、教育家,世稱(chēng)象山先生。他一生致力于傳道授業(yè)解惑,其講學(xué)足跡遍及行都臨安、富陽(yáng)、金溪、荊門(mén)等地。講學(xué)場(chǎng)所既有自家槐堂書(shū)屋、署衙辦公之地,還有白鹿洞、鵝湖和象山書(shū)院等,更在南宋最高學(xué)府——太學(xué)任國子正,主講《春秋》一年多的時(shí)間。陸九淵的講學(xué)活動(dòng)在當時(shí)影響較大,他的學(xué)生數量“不下百千輩”,尤其是在江西貴溪他創(chuàng )辦的象山書(shū)院中,從學(xué)、問(wèn)學(xué)之人極多,造就了“從游之盛,未見(jiàn)有此”“四方學(xué)徒大集”的奇觀(guān)盛景。貫穿一生的講學(xué)活動(dòng)更促進(jìn)陸九淵的“心學(xué)”思想逐步完善,他認為教育的核心在于教人“存心、養心、放心”,進(jìn)而“明理、立心、做人”,其獨特的教學(xué)之道為后世所稱(chēng)頌。

     

      指明讀書(shū)的正確方式——精讀慢讀

      陸九淵認為讀書(shū)的真正目的并不僅僅在于增長(cháng)知識,更在于“收拾精神,涵養德性”,不斷提升自我道德修養,因此他指導弟子讀書(shū)的方法亦與他人有所不同?!皩W(xué)者須是有志讀書(shū),只理會(huì )文義,便是無(wú)志”“書(shū)亦政不必遽爾多讀,讀書(shū)最以精熟為貴”“日用處開(kāi)端”,這些話(huà)語(yǔ)都充分體現了陸九淵對待讀書(shū)的觀(guān)點(diǎn),他認為讀書(shū)不在多而貴在精,要讀對存心養心有用的書(shū)。有一些人誤解陸九淵,認為他不倡導讀書(shū)、他的教學(xué)之道“盡廢講學(xué)”“不讀書(shū)不窮理,專(zhuān)做打坐工夫”。陸九淵反駁道,“人不可以不學(xué),猶魚(yú)之不可以無(wú)水”,意思是說(shuō)我認為人需要讀書(shū)就像魚(yú)需要水一樣,怎么會(huì )不重視讀書(shū)呢。陸九淵教導弟子顏子堅說(shuō),“圣哲之言,布在方冊,何所不備”,以強調讀書(shū)的重要性。但他認為不能死讀書(shū),要“比別人讀得別些子”,即以精熟為主。一方面他認為讀書(shū)不應追求數量,應讀能切己致用的書(shū),即讀“文義分明、事節易曉”的書(shū),然后與自己的實(shí)際生活相聯(lián)系才能知曉書(shū)中所言非虛。另一方面他主張讀書(shū)要慢,“讀書(shū)切戒在荒忙,涵泳工夫興味長(cháng)”“須是平平淡淡去看,仔細玩味,不可草草”。通過(guò)精讀慢讀把握書(shū)中“他所以成、所以敗、所以是、所以非處”的原因,逐步把握書(shū)中寓意和精髓,才能“怡然自順”,最終達到“讀得三、五卷,勝看三萬(wàn)卷”的境界。

     

      提出修養的基本方式——放心辨志

      “放心”即體識內心。陸九淵對弟子的教育始終強調在“心”上下功夫,要求學(xué)生“發(fā)明本心”,深受歡迎和認可。當時(shí),距陸家不足二十里之地的朱家村有一對兄弟,雖飽讀詩(shī)書(shū)并辦私塾擁有自己的弟子,但卻因未取得功名而耿耿于懷。對此,陸九淵引用《禮記·大學(xué)》中“富潤屋,德潤身”的內容勸解他們,并改詩(shī)回道,“自從斷卻閑牽引,俯仰周旋只事天”。這令朱氏兄弟幡然醒悟,當即率領(lǐng)其弟子來(lái)到槐堂,一道拜入陸九淵門(mén)下?!氨嬷尽奔炊苏齻惱淼赖铝?chǎng)。進(jìn)入陸門(mén)學(xué)習,首先要學(xué)習如何明辨公私和義利。在《象山語(yǔ)錄》中,陸九淵的弟子傅子淵說(shuō),陸先生教人先教“辨志”,尤其是“義利之辨”。陸九淵認為“義”是人所固有的,但容易受“利”的影響。因此,他在白鹿洞書(shū)院講解《論語(yǔ)·里仁》中“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一章時(shí),批判世俗士人以利祿為心、抨擊讀書(shū)人以讀書(shū)作為追名逐利的手段,認為這樣容易造成見(jiàn)利忘義的嚴重后果。

     

      倡導治學(xué)的正確態(tài)度——敢抒己見(jiàn)

      陸九淵鼓勵弟子們求索探新,倡導在學(xué)習的過(guò)程中勇于質(zhì)疑問(wèn)難,強調“為學(xué)患無(wú)疑,疑則有進(jìn)”“小疑則小進(jìn),大疑則大進(jìn)”。同時(shí),教導弟子們解決心中疑問(wèn)的方法就是不要盲從,即“自立自重,不可隨人腳跟,學(xué)人言語(yǔ)”,要勇于親自驗證,即“宜自考察”。陸九淵的得意門(mén)生傅子云深得其法,對于鄭學(xué)創(chuàng )始人鄭玄的《周禮注》敢于提出批駁,認為此書(shū)可以學(xué)習聽(tīng)取的內容很少。弟子俞廷椿更是對鄭玄所說(shuō)的“《冬官·司空》篇已亡”的結論勇于質(zhì)疑,積極開(kāi)展調查研究,提出“抽取五官以補《冬官》”的結論。由此可見(jiàn),陸九淵的弟子們不乏打破固有認知的勇氣,既不流于空泛辭藻,又不困于他人對經(jīng)傳的注解,敢于抒發(fā)自己的見(jiàn)解。這種學(xué)習態(tài)度正是受到了陸九淵“六經(jīng)皆我注腳”“九淵只信此心”思想的熏陶。

     

      形成教育管理的獨特之法——去規自成

      陸九淵教學(xué)管理理念獨特、方式靈活,雖然對己對人要求十分嚴格,但講求不立學(xué)規。他認為“凡物必有本末”,立學(xué)規是他律,是舍本求末的做法,所以必須尊重學(xué)生的主體性,充分調動(dòng)學(xué)生的主體意識,讓學(xué)生自己管束自己、強化自律,才能“不為末所累”,才是培養學(xué)生成才的有效路徑。因此,在槐堂書(shū)屋中聽(tīng)不到兇神惡煞的板子聲、威嚇聲,只有激烈的論爭、娓娓的講談,學(xué)習氛圍十分輕松愉悅。例如,弟子吃飯有失檢點(diǎn)架起二郎腿,陸九淵也不會(huì )大聲呵斥,而是親切地提點(diǎn)道,“汝適有過(guò),知之乎?”弟子心有所警,當即回答“已省”。這種尊重學(xué)生主體性、激發(fā)學(xué)生自律的教學(xué)管理效果很好。弟子馮云質(zhì)在描述課堂氛圍和效果時(shí)說(shuō),“少亦不下數十百,齊肅無(wú)嘩”“聞?wù)d之后,多自屈服”。另外,陸九淵還采取了耕讀結合的方式,率領(lǐng)弟子們在象山書(shū)院周邊開(kāi)山造田、聚糧筑室。通過(guò)勞動(dòng)磨煉品格,經(jīng)由勤學(xué)修煉道德,雖然過(guò)程十分艱辛,但也造就了楊簡(jiǎn)、袁燮、舒璘、傅子云等一批聲譽(yù)卓著(zhù)的陸門(mén)子弟。陸門(mén)的教學(xué)盛況引起了很多學(xué)者的關(guān)注,就連當時(shí)已負盛名的理學(xué)家朱熹也致信陸九淵說(shuō):“聞象山墾辟架鑿之功益有緒,來(lái)學(xué)者亦益甚,恨不得一至其間,觀(guān)奇覽勝”。(作者:江晨穎 王洪春)

    網(wǎng)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wǎng)出品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