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bqur"><legend id="sbqur"><option id="sbqur"></option></legend></label>

    <span id="sbqur"><pre id="sbqur"></pre></span>

      1. <progress id="sbqur"><track id="sbqur"></track></progress><em id="sbqur"></em>
        <dd id="sbqur"></dd>
        <rp id="sbqur"></rp>
        <progress id="sbqur"></progress>
            •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1. 1.jpg
          2. 黨建網 > 文化大觀
            論中國畫與詩歌的關系
            發表時間:2024-01-05 來源:大眾日報

              中國畫和詩歌是中國兩門古老的傳統文化藝術,而中國文化是數千年來從未中斷、一脈相承且多元相通的融合性文化。中國畫作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畫種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占有不可取代的地位,同樣它與其他門類,諸如詩歌、書法、中醫、武術等在理論上也高度一致。它們的相通性比如:詩情畫意、書畫同源等。

             

              中國畫與詩歌概要

              中國畫的畫材需要文房四寶、畫案、毛氈、水等。中國畫大體分為寫意畫和工筆畫。從畫科上又分人物畫、山水畫和花鳥畫。一幅完整的中國畫還包括落款、印章和詩詞,而技法和意境是它的兩個欣賞層面。技法就是筆法的勾勒執拗和皴擦點染以及墨的干濕濃淡,而墨又分潑墨、積墨、破墨等。中國詩歌大體分為古體詩詞和新詩。古體詩詞有嚴格的格律要求,而新詩是中國現代文學中的一種體裁,起源于20世紀初,到了80年代開始呈現出多樣化的趨勢,經過一百多年的發展,形成現在諸如朦朧詩、知識分子寫作和口語詩等百花齊放的詩壇盛況。

              幾千年歷史對中國畫的傳統既有文化壓力,也有時間壓力,這也促使中國畫家和詩人在這種壓力下不斷尋找創新的突破口,中國畫與詩歌就是最完美的突破口之一。中國畫從傳統水墨發展到中西結合、又到當代實驗水墨。詩歌從古體詩詞發展到新詩,這不是中國文化的優勝劣汰,而是其傳承與創新發展到一定階段的歷史必然?!肮P墨當隨時代”,即是中國畫在時代的“隨”字中尋找詩意的表達。

             

              中國畫技法與詩歌的關系

              技法是中國畫的第一個門檻,它大體分為寫意和工筆,二者都遵循“六法”,其包括氣韻生動、骨法用筆、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經營位置、傳移模寫。這六法中有兩個基本元素,即筆墨和設色,就是骨法用筆和隨類賦彩。筆墨大體有勾勒執拗、皴擦點染,具體說,筆有“十八描”,墨有“積墨、潑墨、破墨”等。設色有固有色、環境色和根據畫面需要的特殊設色。經營位置則是整體構圖和留白等,對應詩歌中的句式、段落和文本。中國畫技法和詩歌技法在專業術語上不同,但在表達的最終意境上卻高度契合。兩門藝術技法頗多,現將部分特點加以比較以找到相通之處。幾千年來,畫家與詩人創造的作品不僅表達自己的情志,還積累了異曲同工的技法。舉例如下:

              骨法用筆:作畫時對景物加以不同程度的皴擦點染及設色,此技法可使畫面更生動,層次上更有空間感。同樣也可用此技法來修飾詩,比如楊萬里的詩:“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繪畫中的勾勒執拗對應詩句,畫中的皴就是詩中的“六月”,擦就是“四時”,染就是“碧”和“紅”。其詩情畫意一切盡在不言中。

              應物象形:中國畫的應物象形講“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币栽娙撕W拥哪鞘住睹娉蠛?,春暖花開》為例,“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喂馬、劈柴、周游世界\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這首詩采用大寫意手法,第一句的“明天”和“幸?!比缤淠?,不能復筆。筆墨中的“點”對應詩中的“喂馬”“劈柴”“糧食”“蔬菜”等形象,短短數句說出了人們對幸福生活的向往。

              隨類賦彩:中國畫基本遵循固有色。李可染山水作品《萬山紅遍》是根據毛主席詩詞《沁園春·長沙》創作,詩詞中的“寒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等詩句是寒秋山林的固有色,為創作提供了重要元素。畫作對應繪畫中的“隨類賦彩”,可謂“詩情畫意、物色并茂”的典范。

              工筆:亦稱細筆,與寫意對稱,工整的線條勾勒和渲染,注重細部的描繪。工筆畫與詩歌的韻律頗有相似之處,能窮形盡相,細致入微。工筆畫的勾點暈染猶如詩歌韻腳的推敲,平仄相扣,抑揚頓挫。美國詩人艾略特在詩歌《荒原》中寫道:“她所坐的椅子,像發亮的寶座\在大理石上放光,有一面鏡子\座上滿刻著結足了果子的藤”。此詩像一幅工筆人物畫一樣細致清新,玲瓏剔透,令人賞心悅目。

              無論中國畫寫意的酣暢淋漓還是工筆畫的細致入微,將二者代入詩歌,都有利于培養人的觀察力與分析力,由細致之處把握整體,以小見大。由形象思維進而到抽象思維,二者結合,皆能提高人的思維深度。

             

              中國畫意境與詩歌的關系

              中國畫意境則需要上升到思想感情層面,它需要有深厚的文化底蘊和豐富的生活閱歷。海德格爾說“詩意地棲居”,同樣適用于中國畫富有詩意的“可游可居”的意境。意境是一幅畫展現給觀眾最直接的視覺體驗,然后通過觀眾的心理定式與這幅畫產生共鳴。繪畫上的意境在詩歌中與之匹配的就是詩意。所以一幅中國畫一旦有了詩意,也就是將中國畫筆墨技法提升到靈性與玄思的高度。

              中國畫的寫意畫以精煉之筆勾勒物之神意,不以工細形似見長,是注重大寫意的表現和作者情趣統一的一種技法?!按笙鬅o形”“形神兼備”等觀點充分表現中國畫的審美追求,由此可見中國畫的抒情更能直接體現畫家的情志,而抒情也是詩歌最顯著的特征之一,這與中國畫與詩歌表達作者情思的特點不謀而合。齊白石的國畫作品《蛙聲十里出山泉》是根據清代詩人查慎行的詩句“螢火一星沿岸草,蛙聲十里出山泉”而創作的。它涉及藝術上一個聲色轉換的深層話題,但齊白石先生智慧地畫了一條常見的小山澗,一群蝌蚪順澗而下,畫面通過酣暢的潑墨技法表現出來,巧妙地表達了意境。(作者:盛華厚)

            網站編輯:穆 菁
            黨建網出品

            友情鏈接

            18禁免费羞羞大全,91精品无码中文字幕在线不卡,88国产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99久久亚洲综合精品成人网
            <label id="sbqur"><legend id="sbqur"><option id="sbqur"></option></legend></label>

              <span id="sbqur"><pre id="sbqur"></pre></span>

                1. <progress id="sbqur"><track id="sbqur"></track></progress><em id="sbqur"></em>
                  <dd id="sbqur"></dd>
                  <rp id="sbqur"></rp>
                  <progress id="sbqur"></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