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anner1-1.png
  • banner1-4.png
  • banner1-5.png
  • 1.jpg
  • 黨建網(wǎng) > 我的入黨故事
    攜筆從戎跟黨走
    發(fā)表時(shí)間:2021-12-06 來(lái)源:黨建網(wǎng)

    王明哲

     

      2014年夏天,24歲的我在被授予中國人民大學(xué)博士學(xué)位后,一頭扎進(jìn)河北宣化的深山里。經(jīng)過(guò)新兵營(yíng)三個(gè)月的摔打,我的頭發(fā)短了,皮膚黑了,身上有了兵的樣子。許多人對此大跌眼鏡,他們覺(jué)得放棄留在象牙塔里從教的清靜,跑去又苦又累又不自由的軍營(yíng),對于一個(gè)青春洋溢、風(fēng)華正茂的姑娘來(lái)說(shuō)實(shí)在不值。我自己卻很清楚,攜筆從戎跟黨走,是我內心深處由來(lái)已久的夢(mèng)想和愿望。

      我生長(cháng)在一個(gè)紅色家庭,爺爺是一名老紅軍。在那個(gè)戰火紛飛的年代,爺爺年僅13歲便失去了雙親,部隊連長(cháng)見(jiàn)他可憐收留了他,爺爺這才算是又有了家?!凹摇边@個(gè)字,就成了我對中國共產(chǎn)黨和人民軍隊最早的模糊印象,神圣而偉大,遙遠又親切。

      那些艱難的革命歲月,爺爺不愿多講,我只知道在某次戰斗中留下的腰部傷痛折磨了他的后半生。隱約記得在我孩提時(shí)代,爺爺雖然病痛纏身,但卻站坐筆挺。風(fēng)骨傲然、凜然正氣,是革命歲月給那一代軍人留下的印記。爺爺從未向組織提過(guò)任何個(gè)人要求,他也同樣嚴格要求家里人。后來(lái)我時(shí)常憶起爺爺挺直的脊梁,正是千千萬(wàn)萬(wàn)這樣的脊梁,撐起了我們今天的安寧祥和?!罢笔枪伯a(chǎn)黨人特有的氣質(zhì),這種正氣是無(wú)形的教誨,隨著(zhù)生命的年輪,塑造了我愛(ài)黨愛(ài)國的忠誠。

      18歲那年,我在大學(xué)提交了入黨申請書(shū),卻沒(méi)想到很快得到了批準。集體宣誓的那天,院黨委書(shū)記評價(jià)我說(shuō),“這孩子是個(gè)很正的人”,我不禁紅了眼眶,這個(gè)評價(jià)直戳心靈,比起其他所有評價(jià),我更在意這個(gè)“正”字,這是我心中爺爺的形象,也是我心中黨的樣子。

      百年大黨,波瀾壯闊。鮮活的黨史告訴我們,中國共產(chǎn)黨如何在風(fēng)雨飄搖的時(shí)代找到了方向,如何在風(fēng)云變幻中筑牢了根基,如何在自我革命中永葆生機,如何在艱難困苦中創(chuàng )造輝煌。我開(kāi)始思考,如果不去挖掘黨留下來(lái)的寶貴財富,不去在混沌多元的思潮中固守底線(xiàn)陣地,如果青年人陷入虛無(wú)主義、消費主義,那前輩的犧牲豈不枉然?黨的事業(yè)又何以為繼?

      在大學(xué)時(shí)代,由于我主修經(jīng)濟學(xué),關(guān)注的這些問(wèn)題不被周?chē)怂斫?,但精神、信仰層面的追求不應因不被理解而退縮,我暗下決心,要當理論的“布道者”,由己及人,弘揚中國共產(chǎn)黨人的精神。碩博學(xué)習,我轉入馬克思主義理論專(zhuān)業(yè),“立學(xué)為民、治學(xué)報國”的人大情懷滋養了我的理想,也豐滿(mǎn)了我的羽翼。畢業(yè)后,我先后從事政治理論教學(xué)和軍事思想研究工作。想要在軍事理論研究上做出成績(jì)、發(fā)揮價(jià)值,道阻且長(cháng),要經(jīng)歷“三更燈火五更雞”的磨練,須耐得“板凳甘坐十年冷”的清苦。

      然而,“愿得此身長(cháng)報國,何須生入玉門(mén)關(guān)”。我想,能夠甘守一隅,不戚戚于貧賤,不汲汲于富貴,堅守崗位,以筆為槍?zhuān)刈o黨、國家和軍隊的思想陣地,是我作為一名共產(chǎn)黨員、一名新時(shí)代革命軍人要打好的硬仗。我希冀在三尺講臺傳遞思想之炬,為壘起民族的精神高塔添磚加瓦;我期待在軍事科研航母上登高望遠,為強軍興軍事業(yè)保駕護航。我要追隨爺爺的腳步,用拼搏和汗水浸染黨的旗幟,以青春與熱血澆灌理想之花。

     ?。ㄗ髡呦抵袊嗣窠夥跑娷娛驴茖W(xué)院副研究員、中校)

    網(wǎng)站編輯:白 夢(mèng)潔
    黨建網(wǎng)出品

    友情鏈接